厦门城市生活门户

汇聚全球精彩分享
领您探索未知国度

十一人丧命,死后被阉(丽柜镣铐,东京热图)割,奥运历史上最黑暗的

1992年9月的一天,伊拉娜-罗曼诺和安基-斯皮策匆匆赶到律师家中。

伊拉娜-罗曼诺(左)和安基-斯皮策

遇难运动员遗孀伊拉娜-罗曼诺(左)和安基-斯皮策

律师告诉她们,在慕尼黑收集到一些照片,但是内容血腥,不看为妙。如果一定要看,最好请一个医生过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两位坚强的以色列女性斩钉截铁,一定要看——即使罗曼诺的女儿三天后即将举行婚礼——她们渴望了解真相。

慕尼黑的一家犹太教堂停放的遇难运动员的棺材

慕尼黑一家犹太教堂停放的遇难运动员的棺材

尽管做好了心理建设,照片中被阉割的遗体还是超出她们的认知。作为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惨案受害者的遗孀,伊拉娜-罗曼诺和安基-斯皮策无法想象,她们的丈夫如何度过生命中最后也是最黑暗的一天。

1.

1972年9月4日,慕尼黑奥运会进行到第九天。当晚,很多以色列运动员走出奥运村,观看了话剧《在屋顶拉小提琴的人》。演出结束后,他们一起共进晚餐。

以色列代表团在开幕式入场

以色列代表团在慕尼黑奥运会开幕式入场

对以色列代表团成员来说,这次奥运之旅五味杂陈,大多数人是纳粹大屠杀的亲历者及后代,而达豪集中营旧址距离慕尼黑只有几英里。然而在奥运会营造的欢乐氛围中,以色列人收起了仇恨。击剑运动员丹-阿龙说:“能在柏林奥运会后36年参加这次开幕式,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,我们身在天堂。”

一位奥组委成员在开幕式前向卫报记者透露:“你可以看到,我们努力在这届奥运会上埋葬很多东西,或许是永久埋葬。我们希望比赛回归体育本身,充满和平,别无他求。”

德国人希望淡化那段血腥的历史,努力向前看,万万没想到的是,因为他们的疏忽,犹太人的献血再一次洒在这片土地上。

9月5日凌晨4点半,几个黑影翻过奥运村外的栅栏,悄悄接近以色列代表团居住的31号公寓。他们都是“黑色九月”的成员,身穿印有阿拉伯字母的运动服,随身的包里装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和手榴弹。

电影《慕尼黑》中恐怖分子翻越奥运村栅栏

电影《慕尼黑》中恐怖分子翻越奥运村栅栏

 1/7    1 

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,谢谢支持!

新葡京娱乐城 彩票快三